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果壳 (ID:Guokr42),作者:方点点,编辑:睿悦,原文标题:《我应聘过中之人,和公司、粉丝还有自己都聊了聊》,头图来自:视频截图


念头来自朋友阿洺的启发——她是一名中之人,这原本指特摄片中,穿着角色皮套的真人演员。这些年也用于称呼虚拟形象“皮套”背后的真人演员。


在各路主播盛行的今天,我好奇在镜头前与粉丝交流的感觉,但自觉不好看也不外向,想法一直搁置着。中之人“躲”在虚拟形象后面,或许可以帮我圆梦。


虚拟主播 Rin Asobi|Gifphy


招聘网站中搜索“中之人”等关键词,个位数的结果蹦出来。需求不多,要求挺高,我决定先摸一摸门槛。


某招聘平台虚拟主播职位招聘要求|作者提供


第一轮橄榄枝都来自真人主播招聘,罕见虚拟主播。招聘方大多来自技术提供商或 IP 运营公司,偶尔也能见到省级电视台的身影,它们的要求更严格,像在选拔真人偶像。


那几天我早起晚睡,就怕突然接到 HR 电话,然而简历始终石沉大海。后来听一位朋友讲,她有一位空姐好友,会说日语,有淘宝直播经历,应聘电视台的中之人岗位,在投出简历的第二天就收到了回复。


修改后的简历|作者提供


是时候“包装”简历了。我打算虚构一些业内经历。看到游戏类内容在虚拟偶像直播间中颇受欢迎,我在简历里特意增加了“B 站主播”(哔哩哔哩)一条。


五天后,来消息了。


中之人的自我修养  


HR 姓林,来自一家以手游为主营业务的网络技术公司,正在为公司的虚拟偶像找中之人。2018 年前后,这家公司趁虚拟偶像尚在兴起时进军 V 圈(Vocaloid 或 VTuber,虚拟歌姬/虚拟主播圈),在抖音等视频平台经营着数个虚拟主播 IP,每个主播的粉丝数都在万人以上。


根据艾媒咨询相关行业报告的数据,2020 年底,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和周边市场规模分别为 34.6 亿元和 645.6 亿元 ,而到 2022 年,就分别能达到 120.8 亿元和 1866.1 亿元 。阿里巴巴、百度、字节跳动等巨头公司已经传出布局的消息,各类企业,甚至高校机构都推出了自己的虚拟代言人。


这果然是香饽饽。


清华虚拟学生华智冰|百度百科


引路人阿洺告诉过我,虚拟主播首先需要一个完整的人设,包括人物的背景、故事线、世界观,“希望观众沉浸在我们所扮演的角色里,而不是在意我们到底是现实中的谁。” 


我在 B 站上见过的虚拟主播人设,的确五花八门:有“元气满满的海外留学生”“醉心艺术的普通打工仔”这样贴近现实的,也有“3000岁狐妖”“电气小恶魔女仆”这样脑洞大开的。


外形是传递人设最直白的方式。林先生传来一张形象原画:2D 萝莉,身体娇小玲珑,白色头发,两只圆圆的耳朵从头发中探出。“这个IP还在初稿阶段,细节没有确定”,林先生介绍道,“但大体而言,她是小熊化身的少女,走偏古风、国潮的路线。”


萝莉、白发元素在ACGN圈中十分常见


“怎么样,你对这个形象有没有一些感觉?”林先生语气期待。


我说不上喜欢或反感。这段时间频繁光顾虚拟主播网站,发现主播的外形大致类似——女性角色大多是花花绿绿的萌系少女或 *** 漂亮姐姐,男性角色则以美少年或美大叔为主。这些形象的专业术语叫 live2D 模型(俗称“皮套”),个人在淘宝上就能定制,报价在几百到几千不等 。价格越高,原画在设计和上色上就越精致,建模包含的动作也越丰富。


淘宝店的报价|网页截图


使用 3D 模型的虚拟偶像则指向另一个高度统一的方向:五官比例完美、皮肤白皙、身材匀称,总之年轻貌美、不经风霜,简直走到当下主流审美的极致。


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


林先生给出的形象和我看腻了的虚拟主播没什么区别,与其说惊喜,不如说是熟悉。“我 ok!还蛮喜欢小熊的。”为了得到机会,我这样回复他。


“你希望她是偏萝莉,少女,还是御姐?哪一个比较贴合你本人的感觉?”林先生继续问。


我没太懂,不是有一块皮给我套就好了,为什么还要问我的意见。


林先生解释:“我们另一位主播的声音是萝莉风格,所以她的虚拟形象也走了萝莉外形。而且她很了解文鸟,我们就给她做了个文鸟的皮,总之可以根据你的想法来调整。”


原来皮套的外观也会根据中之人的特色调整,以突出中之人的优势 。反过来,中之人也要尽心尽力地扮演这一套形象。我想起看过的一位 VUP(国内对虚拟主播的称呼),她的形象是一只可爱小奶猫,于是她的口音也十分软萌可爱,连打哈欠都会有意模仿猫咪的嗷呜声。  


B站虚拟主播钉宫妮妮Ninico,形象是小奶猫/B站截图


“我的声线偏低一些,也许不是特别符合目前这个形象?”我看着原画里的萝莉形象提出疑问。“对,我听你声音也比较少女”,林先生肯定,“不过问题不大,我们做少女也不是不行。”


一个重点问题解决,林先生关心的另一个重点是才艺。他希望我会唱歌或乐器,相比纯聊天,旋律更能留住人。“黑听(后台挂机,不参与互动、送礼)的观众不一定喜欢纯杂谈,你聊一下弹一下,他们会更乐意听,上舰率跟打赏率就上来了,”林先生兴致勃勃地介绍,“加上近年国潮兴起,民乐会是天然卖点。”


而我刚好,民乐8级。


虚拟人活了 


我得到一场试播机会,如果通过,下一步是长达一个月的真实直播复试 ,再通过了,我才可以披上白毛小熊皮,成为一名真正的中之人。


相比真人主播那种“人来即上,包教包会”的气势,虚拟主播的招聘显得漫长而谨慎。


试播分配到的角色叫“奈奈”,从立绘(角色全身站立图)看,是一个茶色头发的波波头少女 ,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,穿着粉色卫衣。公司没有给试播角色具体的人设,但好不容易得到机会的我依旧要入虚拟偶像的“戏”。


奈奈跟炮姐有几份神似|萌娘百科


奈奈的动画形象不包含琴,但直播时民乐表演会占大头,为了让琴的出现合理化,我编了一套简易人设背景:奈奈来自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,只好在网络上跟大家见面,她有一位不愿露脸的朋友(我的琴),名叫敦煌,身上有飞天的图案。奈奈和敦煌是怎么认识的?这是一个秘密,日后有缘分的话,奈奈再讲给大家听。


接着是构想试播时的话题,我从现实日常中寻找着灵感:奈奈看上去是读书的年纪,可以聊聊放假去哪玩的问题;作为少女,会喜欢小猫,可以说说猫尿床的好笑事,考虑到试播是在二次元风盛行的 B 站,我还去复习了几遍日语平片假名,以免念 ID 时卡壳出糗。


虚拟主播 Rin Asobi|Gifphy


阿洺说过,她时刻都在想象扮演的虚拟偶像在另一个时空的样子,“我已经脑到它(阿洺扮演的虚拟偶像)在异世界生活的样子了,包括异世界的设置、工作、朋友,我能瞬间说出异世界的哪个街道,哪个动物长怎么样子,这些我已经烂熟于心。”


我需要相信“我就是奈奈”,为了不说漏嘴,我索性在日常生活里以奈奈自居,抓住机会练习用这个身份说话。家里小猫也叫奈奈,每次路过听到我抢她名字,她都会愣一下。


奈奈震惊|作者提供


直播前一天,林先生发来软件包:VSeeFace 是虚拟偶像面部捕捉工具,用于捕捉动作、承载模型;OBS 是用于录制和进行网络直播的免费软件;剩下一个是加载直播间弹幕的插件。此外还需连上外接摄像头和麦克风,保证电脑配置和网速足够优秀。


虚拟主播套装|作者提供


一切准备就绪后,从现实跨进虚拟世界的大门正式打开。


在 VSeeFace 中加载奈奈的模型文件,选定摄像机和麦克风的相关参数,设置完毕后,屏幕里茶色头发的波波头少女晃了晃脑袋,奈奈“活”过来了。


Live2D 模型软件 VRoid Studio 演示素材|YouTube


我前后转动脑袋,眨眼、张嘴,这些动作都忠实地呈现在奈奈脸上,她的样貌与我毫不相干,还带有一定延迟,但我觉得那就是镜中的自己。“奈奈你好哇!”我说。迟疑了一下,屏幕里的她也无声地朝我动动嘴巴。 


奈奈的模型只显示上半身,没有手部动作。为了使摄像头时刻捕捉到中之人的动作,我不能做过大的偏移,否则会导致模型动作停滞甚至穿模。有时看到奈奈的下巴卡在脖子上时,我的脖子也有丝丝幻痛。


穿模|B 站 ID 游戏玩家 1958


有的虚拟偶像拥有全身 3D 模型,这需要中之人穿上动作捕捉服来扮演。因为关键设备都绑在关节处,中之人的动作会僵硬许多,需要花更多力气行动。


特效拍摄也需穿着动捕服|Gifphy


在 VSeeFace 的说明文档中,可以看到其他更丰富的操作。有人会设置眼部跟踪,用以控制虚拟形象的眼神,还有人会设置眉毛的位置,固定或放开臀部的操作,这能让虚拟形象更生动,但也增加了虚拟人莫名扭曲的风险。文档中还特意强调要确保背景里没有任何像人脸的东西(包括海报、电视画面),光线也要充足,否则网络摄像头会悄悄降低帧速率。


VSeeFace 界面上还有一些颇为特殊的权限,比如“赋予角色人格的许可范围”“性方面表示权限”,我无法改变奈奈的操作权限。一些 Live2D 软件公司干脆禁止旗下原创角色被用于此类场景。


VSeeFace 载入界面|作者提供


接下来的步骤与真人直播没太大区别。运行 OBS,即直播舞台的“后台”,设置视频音频参数,连接推流服务器,装修直播间。如同在现实中装修房间一样,我要依次粉刷墙壁(添加背景图片)、安装家具(弹幕栏)、把人放进房间(添加 live2D 模型窗口)。接着把弹幕评论插件加载进 OBS 中,以实时看见粉丝聊天和打赏的情况,看着测试窗口滚过去的一排排示例弹幕,心想这段时间练的“报 ID 名”可算没有白费。


不似真人偶像光鲜亮丽地站在台上,我的舞台堪称简陋:拥挤而凌乱的房间,灯光昏暗,直播设备东拼西凑,窗外还隐隐有邻居家的电视声。猫和家人早就给请了出去,为了少录噪音还费尽心思摆角度,光是垫摄像头的盒子就垒了好几层 。


我的舞台|作者提供


屏幕中的舞台也同样简洁:背景是模糊的洒满阳光的教室,弹幕栏则是一块黑板。只有奈奈言笑晏晏,始终生动。


猜到了开头,没猜到结尾 


开播前五分钟,我打开暖场音乐,手有些发抖,“记得念弹幕,声音拔高些,多用语气词”,我在心中默念。整点了,一秒都不多耽搁,我开口说出排练无数次的开场白:“大家好,我叫奈奈!今天是新人试播回,请大家多多关照!”


没有回音。 


我赶紧补充:“今天是弹琴和杂谈回,如果大家想聊天的话,可以在评论区互动哦!”


弹幕栏依旧空空,直播间一切正常,没有断网。我不死心,重复好几次开场白,才接受无人互动的事实。之前脑补的各种剧本,唯独漏算了这段。没有人气,难道不是新人的日常吗?


想来想去,先弹琴吧。早先给琴起名,准备介绍词,尽管此时显得十分中二,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出来。


我一本正经地介绍琴曲知识,跟奈奈的纸片人形象搭在一起有些不伦不类,于是改为絮絮叨叨的日常:天气如何,吃了什么,节日要怎么过,想引观众闲聊。说到后来,准备的故事已经用完,只能现编。我的注意力高度集中,以免不小心透露太多所在城市、职业这类真实信息。


这一刻,我感受到一些中之人的微妙难处:现实舞台上,即使努力把观众当萝卜,台下仍能实时提供反馈,让人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类。中之人却要与紧张和孤独作战,面对着摄像头与屏幕,观众没有实体、少有反馈。加上虚拟偶像受众比真人主播仍旧窄得多,抛出的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动作,换回的永远不知道是热烈的回应还是空旷的回音。 


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决定弹首在二次元爱好者中广为流传的古风流行歌。如果依旧没有反馈,也许本次直播就真的失败了。前奏响起,我反倒平静下来,大不了就是没人看嘛!


“好听内!”伴奏未落,弹幕栏突然冒出一个小气泡。


我不敢相信,要不是怕奈奈在屏幕里乱动,真想凑近看看。一串“谢谢谢谢”不受控制地从我嘴里飞出去,说完才想起要念 ID,连忙补上。


“上热榜”,又有人发,“弹多一首~牵丝戏,千本樱,可不可以?”另一个名字冒了出来。


虚拟主播直播|B 站 ID 阿梓从小就很可爱


或许 ACG 曲目确实契合 B 站粉丝对虚拟主播的期待, 活跃话多的观众陆续进入。一曲弹完,“好听”的弹幕三三两两弹出来。“弹琴好听,声音也好听,自信点!”“还有吗?主播能唱吗?”“奈奈玩不玩游戏呀?”越来越多的互动出现,还有一些 ID 交替送出小礼物。


现实中很少能听到这么直白热烈的鼓励,现实中“社恐”的我被带动得热情起来。


热闹持续到直播临近结束。“奈奈有事,要下线啦!有缘分的话,下次继续跟敦煌直播哦!”屏幕里,奈奈用我的声音摇头晃脑地说。弹幕栏飘过一群“好~”。“一边听一边下班,脚步都轻快了。”最后,第一位开口的观众留下了这样的弹幕。


“能让大家听得开心,是奈奈的荣幸。”我回答道。听上去虽然客套,却是最真实的想法。


回到三次元 


试播只有一个小时,结束后的我却累得说不出话。默默坐一会儿,起身开门,猫冲了进来,这小朋友觊觎我的新奇设备已久,立刻窜进来东闻西嗅。妈妈穿着围裙路过,说:“出来吃饭,都在等你呢。”


这一刻,我回到现实,又成了普通人。


奈奈破坏现场|作者提供


剥开虚拟的外皮,中之人与真人主播一样,收入依旧与直播间表现挂钩,薪资结构以底薪+提成为主,流量和粉丝消费是提成关键,并需要考察直播时长和天数。


而与真实主播相比,中之人更需要在亦幻亦真的世界里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。前几日正好看到日本电视台记者辻冈义堂与冰墩墩的互动,在被问及“能否脱下宇宙服”时,冰墩墩突然愣在了原地,被问到“是否喜欢寿司”时,它缓缓蹲下。


被问及寿司,冰墩墩缓缓蹲下|节目截图


评论中网友大呼可爱,帮路人解释着因为冰墩墩是中国熊猫,所以不知道寿司是什么,完全代入角色。而在另一个视频,一位男记者钻入冰墩墩的皮套,用大叔音采访完运动员后又当场脱去皮套时,评论一片谩骂。有人问网友不好奇皮套内的人是谁么时,一条“不好奇,爬”的评论则在微博上获得近 5 万转发。


冰墩墩脱下皮套|节目截图


冰墩墩与虚拟偶像们不在同一个次元,但在让观众代入角色、严禁“开盒”(暴露身份)的规则上却极为相似。这都需要中之人忘记自己,全然扮演好另一个角色。


此外,作为公司聘请的中之人,还有另一层隐忧——这个 IP 始终不属于自己,即使与粉丝关系再亲密,也面临着公司收回 IP、更换中之人的风险。行业内轰动一时的绊爱事件便是如此,这个元老级的虚拟偶像突然被公司暗示更换中之人,还分化出 4 个人格,由 4 个不同的中之人扮演,引发了粉丝的群体 *** 。就在这个月,绊爱无限期停止活动。


这条路的确并不简单。顺着走下去,能到达什么地方呢?我的手机屏幕里放着当红虚拟偶像组合 A-SOUL的直播剪辑,屏幕里的面孔扁平精致,但排山倒海的弹幕,让我一个人在手机前也如同坐在万众之中,热闹、兴奋、感动,依旧隔着屏幕传递给我。


排山倒海的弹幕|B 站 ID 嘉然今天吃什么


“不错哦,有点感觉了。”一天后,林先生发来消息。“要不要加入我们?”


我放下手机,想象自己是一个纸片小人,容貌精致,声音可人,来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地方,与现实中的我并没有半分相像。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?也许正是在皮套之下,人才能成为更真实的自己 。


“好呀。”我回复。


(应撰稿人需求,本文涉及第三方信息部分做替换处理)


参考文献

[1]艾媒咨询|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https://www.iimedia.cn/c400/79469.html

[2]VSeeFace网络文档 https://www.vseeface.icu/

[3]“中之人”解密:我当过两种偶像,少女偶像带来梦想,虚拟偶像带来快乐

https://www.163.com/dy/article/GOUGLUE50512GTK3.html

[4]绊爱事件时间轴,十分钟带你快速了解最真实全面的事件过程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read/cv3527267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果壳 (ID:Guokr42),作者:方点点,编辑:睿悦

鹰潭新闻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鹰潭新闻网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“中之人”是怎〖zen〗样炼 lian[成「cheng」的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东航客机具体坠机地点为梧州市藤县琅南镇莫埌村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